德晋平台
当前位置     首页 >  德晋手机版  > 3858eu高手榜-南来北往结石缘

3858eu高手榜-南来北往结石缘

2020-01-09 11:59:42
[摘要] 一拨从柳州来,一拨由兰州来:有朋自西南来,不亦悦乎?看石过程也能明显察觉到南北不同的观赏风格:柳州石友坐在茶桌旁显得拘谨,但不拘礼:边喝茶、边赏石、边沟通。在南方人印象中,大西北是贫瘠荒凉、飞沙走石的不毛之地;男人嘛,五大三粗的像个塔,女人嘛,前挺后撅的像个篓……南方工匠拿着北方出产的玉石雕刻观音呀、佛像呀,还嫌不够,再琢磨着雕些个什么花花草草、飞禽走兽欢颂吉祥。

3858eu高手榜-南来北往结石缘

3858eu高手榜,动动手,点击右上角“关注”,奇石圈与你一起玩转奇石!

2017年以后,路过兰州四次,三次没入城,后一次城倒是进了,可是没能呆住(修地铁呢,干道拥堵,只好放弃啦,转向去了平凉城),几位老熟人(石友)无缘见面,想想,是挺遗憾的。

兰州

好些石友只知其一:我玩的是戈壁石和大化石,却不知其二:我最早先玩的是黄河石。

从业方面嘛,鄙人还算是个有操守有定力的敬业者。玩石方面嘛,还真不敢吹牛说大话(咱是个扒拉碗里还惦记着锅里的"贱货"),至于喜爱方面,历来是抢鲜口的馋虫。

石友陈岩君,今年3月份往邮箱里给我发了三张黄河画面石图片(千古一帝,乌金宝砚,百善孝为先)刷频完了,感觉是百爪挠心,饭茶无味。回帖嗔怪石友磨叽,不早点与我分享过把瘾。

千古一帝(黄河石)

说起黄河画面石本人还是相当青睐的,感情与《石友》杂志社交往十多年,见过的图片不少,承蒙《石友》杂志的抬举,曾对名家名石写过点评(嘁!也不瞧瞧,咹。就你哪两把刷子,也配对名家名石说三道四!啊哈!有人拍板砖嘞!关系到位了,说话才敢当面放肆。)

乌金宝砚(黄河石)

去年十月前后共接待过两拨到访西安的石友。一拨从柳州来,一拨由兰州来:有朋自西南来,不亦悦乎?有友自西北来,笑逐颜开。然而,客与客的脾性却不大一样,柳州是红河石的集散地,兰州是黄河石的聚集地,同为出现中华名石的两地,却滋生出不同的生活态度。

红水河上的奇石打捞船

就拿喝酒来说,柳州石友是动几下筷,才抿一口酒—浅尝辄止吗,俨然是雅士风度;兰州石友是干一杯,动一下筷—要喝,喝它个底朝天,一满是豪杰痛饮……

看石过程也能明显察觉到南北不同的观赏风格:柳州石友坐在茶桌旁显得拘谨,但不拘礼:边喝茶、边赏石、边沟通。留意到只有上手才能看出味道来的石品,经我同意,才会搬到桌面上细细鉴赏,像检验员验货,细心到容不得一处"伤筋动骨"。

兰州石友是端着茶杯慢步走,随意,但不慌乱。边喝、边踱、边赏,遇到看重的石头直接上手盘摸,像验收完工项目,苛刻到容不得"敷衍了事"。

客人离陕后,我在想一个问题:红水河石为谁而"生"呢?黄河石为何人而"造"呢?

在南方人印象中,大西北是贫瘠荒凉、飞沙走石的不毛之地;男人嘛,五大三粗的像个塔,女人嘛,前挺后撅的像个篓……

在北方人眼里,南方水里游鱼,田里栽米,男人是莲藕白皙的感觉;女人是龙眼玲珑的味道……

是的呀!南方工匠拿着北方出产的玉石雕刻观音呀、佛像呀,还嫌不够,再琢磨着雕些个什么花花草草、飞禽走兽欢颂吉祥。

没见过北方工匠拿南方出产的竹子搭戏楼啦、扎筏子啦、做花轿啦。能用的也只是打造门帘啦、绑绑灯笼啦、编个箩筐啦、削削筷子啦什么什么的……都是些不起眼的实用品。

崔岱远在《槟榔,染红朱唇也成诗》一文中写道:"椰子树是男人树;槟榔树是女人树。"

椰子树,枝干简洁高大,油绿的叶子巨扇般宽阔舒朗。海风吹过椰子林,犹如万千旌旗哗啦啦招展,威风八面,尽显男儿气魄。就连椰子果也着实像个好男人,外壳坚硬,掷地有声,内心里包容着一片澄澈的海。

椰子树

槟榔树,挺拔俊秀,修长的腰身微微彰显着曲线美,树干节节灰白犹如罗裙裹身,顶端露出一节青嫩的酥胸,树冠处簇生着凤尾般的翠叶,那是她婆娑摇曳的秀发……

槟榔树

内蒙左旗额济纳,近年来之所以知名,源于成片生长着的胡杨林。

初见胡杨,树干蒙着铅锌样的金属色;枝杈宛如鹿角斜出指向蓝天白云;黄金色的叶片挂满枝梢,像花絮时刻准备为盛典洒下;不仅是北方佬驾越野、携"大炮"直奔景点抢占有利地形;更有甚者,南方佬不远千里只为一睹传说中的树王,不管不顾水土不服带来诸多不便而甘愿受罪吃苦。

是呀!看到凝重、矜持的胡杨,似乎有种在庙宇里看到了神像手握法器的感觉。不同的是,你不必跪下、磕头、烧香,只需行注目礼。哦,一定记着(我建议),心怀敬畏,才能追远蛮荒蜕变生灵一路走来的磕磕绊绊!

胡杨一千年不死,死后一千年不倒,倒下一千年不朽。对于此说,"怪树林"那一大片像木乃伊样的实物是最好的见证。

去年十月十二号傍晚送走石友,十三号一大早着急慌忙地赶往额济纳(照常十月中旬西北利亚冷空气逐渐东移,寒风一到,胡杨金箔般的叶子恐难保住。所以,九月下旬至十月中旬是观赏金色胡杨的最佳季节),与石友约定从出发地的第一站(服务区)开始向西安群里传递信息跟图片。

进入陕甘交界遇到信号故障,车到左旗,发出的信息才有了回帖。

短信:再不赶去,黄花菜都凉啦!

短信:胡杨美呀!祝哥哥玩出好心情!

短信:康老师,难得全家人潇洒走一回啦,别忘了捡石头呦!

第四条短信:别急,慢着点开,等着看你拍的美景呢!

第五条短信:胡杨像鞋拔子,没有装不进的脚没有提不上的鞋——就等你陷入。

傍晚,在七道桥拍完落日,回到酒店洗了个烫水澡,无事,斜靠床头,给圈里发了个微信。微信这样写到:嗯,看到胡杨、沙柳了,不知咋地,人却高兴不起来。哎,想想,其实也是……

老j即刻回复:喂!老伙计,没事吧!抽啥风呢?想不开了背个书嘛、或者给嫂子捎个话,把你哪宝贝石头留给我得了!

我回复并配发了个表情抓狂的脸谱:嘁!癞蛤蟆盯着天鹅看——想的美。胡杨是拿生命低压岁月的债;沙柳是用皮肉偿还水的情,你以为呢?

嘁。眼下被网络、媒体奉为偶像的小鲜肉,咹。同比显得是多么地傻气、多么地好笑哩!

一种植物为了生存、繁衍艰难地挣扎求生,有多少炎凉、有多少哀荣需要面对;或许活着是它的本能或许另有密不可知的原因。

然,村头、地垄、山坡、茂密的森林,多有上千年的参天巨物让我们猜不透"玄机"的何止是胡杨呢!

哦。面对佝偻、老迈的胡杨担忧是多余的。知晓它于贫瘠的戈壁能够存在下去,咹。就好嘛!

哎!你把它移栽到兰州、西安、甚至是北京,即便保活,是不是原汁原味,嘁,还不一定呢!

鉴于对胡杨的认知,我呀,对黄河画面石(千古一帝,乌金宝砚,百善孝为先)有了重新点评的冲动。

百善孝为先(黄河石)

作者简介:康平,网名:西北老客。年轻时足迹天南海北,中年伏案著书立说,玩石、赏石、藏石、评石略有收效,落笔虽洋洋洒洒却不得要领而浪得虚名……正可谓: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沧海一粟,渺小如我也。

图文:康平·西安

原创不易,如需转载分享请注明出处,谢谢!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fatnfurious.com 德晋平台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